人民网评坚决斩断勾结外部反中乱港势力的黑手

人民网评:坚决斩断勾结外部反中乱港势力的黑手

“如果没有这项法律,就很难解决香港社会混乱的问题。”涉港国安立法进入议程,居港外籍人士安德龙直言是一个“好消息”。

一场修例风波,黑色暴力猖獗,“港独”分子横行,一些外国和境外势力公然干预香港事务,南海明珠被搞得满目疮痍、危机四伏。受够了的不仅是750万香港同胞,还有几十万在香港生活、工作、学习的外籍人士。英国大律师、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前刑事检控专员江乐士说:“这就是为什么国家安全立法绝对有必要。”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刘雨涵

我觉得这是成长,你会看到他越来越成熟了。人的成熟这种东西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内心的成熟会体现在各个方面,比如说做人做事,比如说演戏。但是我没有办法说他有什么样具体的改变,就是你看到他现在演戏的一瞬间,是对手之间才能感受到的东西。

王鸥:夏远(王凯剧中所饰角色)和吴稼琪的关系,我一直更愿意形容他们是一对“生死搭档”。他们俩的关系发生得很微妙、很克制,一直到大结局才会有一些比较外化的表现。我觉得两个势均力敌的人相爱,这个就是最好的爱情。

绝对有必要,所以坚定决心,所以赢得人心。涉港国安立法决定和立法草案说明公布后,近300万香港同胞签名支持,如安德龙、江乐士一样的外籍人士和专家纷纷表示欢迎。要稳定不要动乱,要发展不要破坏,要法治不要“私了”“装修”,真正关爱香港的人,有共同的期望和憧憬,反中乱港行为必须防范、制止、惩治,必须斩断勾结外国和境外势力反中乱港的黑手。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与拍《伪装者》《琅琊榜》那个时候相比,你觉得你和王凯有了哪些成长变化?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在《猎狐》中与你有着不少对手戏的还有刘奕君和胡军,一个是你合作过多次的演员,一个是你第一次合作的演员,跟两位老戏骨一起拍戏是不是收获特别大?

在开机之前,我们到经侦支队体验生活,跟他们一起吃饭、一起工作、一起开会,听他们讲案件,这对表演有很大的帮助,不然凭空去演的话很有难度,我也才了解到经侦这个警种的工作有多么艰难和危险。

王鸥:我觉得自己有一颗老灵魂,但是我的内心不老气,所以演大学生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我可能属于那种上妆就比较浓艳的类型,其实素颜的时候也挺“傻”的,看起来也没有那么成熟。

王鸥:肯尼亚给了我一个全新的认识,与我们合作的一些当地演员都非常友好热情。但是肯尼亚食物是真的吃不习惯,他们食物的味道都是那种温温的口感,对我一个重口味的人来讲,有点儿吃不惯。

王鸥:对,太高强度的工作量确实是很有压力。我觉得对于演员本身来讲也确实不太好,因为没有太多放空的时间和换一下脑子的时间。演员是需要休息一下去充电的,不管在家阅读还是出去旅行,都是很好的方式。我希望以后工作和休息的时间可以平衡一下,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挺难的,因为没有办法知道下一个戏要什么时候开机,而且担心如果自己不接戏的话会不会错过。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此前你出演的角色大多是明艳动人、风情万种的熟女类型,你认为你身上的熟女气质,是与生俱来的,还是通过后天一步步修炼而成的?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这次拍戏你们还远赴非洲的肯尼亚取景,是不是一次很新鲜的体验?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在《猎狐》中,你是从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开始演起,而之前你所出演的角色都是偏成熟的,怎么去寻找那种刚毕业学生的青涩感觉呢?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猎狐》是继《伪装者》和《琅琊榜》之后,你和王凯的第三次合作,两人一起拍戏是不是特别默契?

绝对有必要,因为问题严重,因为教训深刻。长期以来,一些外国和境外势力利用香港进行分裂、颠覆、渗透、破坏活动,已不加掩饰,招摇过市,把香港视为“不设防”的城市;反中乱港分子与之狼狈为奸、沆瀣一气,吃香港饭、砸香港锅,誓要搞乱香港、“揽炒”香港。数典忘祖为反华势力代言,公开宣称“为美国而战”,甘为洋奴、棋子,让香港发展经济民生受阻、国际竞争力下降,反中乱港分子其心可诛,其行大罪。

王鸥历来的荧屏形象都是那种明艳风情的熟女类型,《伪装者》中心狠手辣的汪曼春,《琅琊榜》中工于心计的秦般若,《芝麻胡同》中硬气倔强的牧春花,《惊蛰》中智慧从容的张离……最近她在电视剧《猎狐》中,却鲜见地以清淡妆容出镜,出演了一个气质清冷且果敢坚定的经侦警察。近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采访了王鸥,提到这一转变时,王鸥说,“我有一颗老灵魂,但是我的内心不老气。”

王鸥:吴稼琪身上那种清冷感跟我是很像的。我们的制片人刚开始就跟我说,他觉得这个角色特别适合我,还为此看了我的很多综艺和采访,一定要找我来演。

王鸥:作为经侦警察要经常海外追逃,但他们在境外是没有执法权的,必须眼睛都不能闭地去盯着一个罪犯,那种困难是无法想象的。我们去演了以后才能感受到,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也没枪也没炮,有的时候真是恨得自己牙痒痒,但我觉得也是这个职业的特殊魅力吧。

我跟胡军老师是第一次合作,以往看他的荧幕形象都比较硬汉、比较粗犷,但私底下接触起来才发现他是一个很细腻的人,也是一个非常风趣幽默的人。最近看到在《声临其境》节目里边,胡军老师和何冰老师兄弟关系的互怼,也特别能感受到他是很活泼的一个人。他在现场也经常会跟我们开玩笑什么的,但是演起戏来就非常地专业,他背台词非常地快速,是一个特别优秀的演员。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猎狐》的剧情最打动你的是哪一部分?

王鸥:确实是已经很默契了,很多东西演起来都是很即兴、很随机的,不需要什么刻意的商量,所以这就是跟老朋友、跟好演员一起合作最好的事情。

王鸥:每一个所谓有一点成绩的演员,都会面临被说“过气”这件事。我从来不会担心过气会怎么样,因为我也没有觉得我的成绩特别大。而且这既然是每个人都会面对的事,有什么可担心的?跟你自然老去是一样的,都是一个自然规律。我做的这个职业已经是我最喜欢的事儿,就已经很幸福了。

涉港国安立法是为了保护绝大部分香港市民的合法权益,香港市民所期所盼的也正是国泰民安、家园祥和。(张庆波)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通过《伪装者》中的汪曼春、《琅琊榜》中的秦班若,观众对你扮演的反派角色印象深刻,这些角色非但没有给你招黑,反而圈粉不少。你觉得演反派和演正派,哪个更有挑战性?

王鸥:我觉得他都没变,个性还是哈哈哈的,现场很爱开玩笑,演戏也很认真、很细腻、很聪明。唯一有变化的可能是变得更“佛系”了,他现在特别“佛”,我最近也特别“佛”,可能是年纪的关系。

王鸥:奕君哥特别好,他每一次对角色都会提出一些自己的建议和看法,甚至会细节到道具上。他是一个对戏特别细腻的演员,而且永远都能充满创作的激情和热情,这真的非常非常难得。

“香港眼下不论是在本地还是在国际上都处于易受攻击的状态,我想不出地球上有哪个国家会允许这种状态在本国存在。”美国自由撰稿人阿尔伯森如是说。乱象不断,已经到了不能再容忍的时候了;情势使然,涉港国安立法正当其时。勾结外国和境外势力祸乱香港,其罪当惩;利用香港进行分裂、颠覆、渗透、破坏,必须反击。补短板、堵漏洞,建制度、建机制,在维护国家安全上,在守护“一国两制”上,在夯实香港宪制秩序和法治秩序上,在保障香港同胞自由权益上,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没有商量空间,没有妥协余地。

王鸥:其实演员本身没有危机,有危机的是这个市场。是这个市场它可能不再需要中年女演员,或是说这个市场只需要中年女演员去演母亲的角色。我还是希望市场能把更精彩的剧本和角色给予一些30+、40+的女性演员群体,因为我觉得这一部分女性真的是非常耀眼和有光芒的,她们身上丰富的经验和阅历,能够给角色带来更多精彩。

坚持制度自信,坚持问题导向,涉港国安立法合宪合法、有理有力。维护国家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是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共同义务,确保香港长期繁荣稳定是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共同希望。没有国家安全,就没有香港稳定;不能筑牢底线,“一国两制”就难言行稳致远。反中乱港势力以外部反华势力为后台,就摧毁其基础;外部反华势力以反中乱港势力为臂膀,就斩断其臂膀。一个繁荣稳定的香港才符合香港同胞的根本利益,才契合香港经济体中全球参与者的根本利益。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这几年你非常高产,单是去年就有六部你主演的影视剧播出,其中像《惊蛰》《芝麻胡同》等四部还是女一号。高强度的拍戏会不会让你感到疲惫?有没有想要停下脚步休息的打算?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这次你在《猎狐》中出演的吴稼琪好像跟以前的角色不太一样,首先她是一个坚毅干练的警察,而且这个角色身上的清冷感是你在以往的作品中较少展现的。

王鸥:熟女气质应该是一个人对很多事情都有比较成熟的看法,这样一种心态吧。我觉得外在的东西都是由内心去体现的,如果你内心是一个比较成熟的人,你的外在就会展现出来这种所谓熟女气质。我觉得对我来说先天和后天都有吧。

王鸥:对表演者来讲,演反派肯定是更能在表演中体会过瘾的感受,也更有张力。正派基本上是辅助于整个剧本要传递的正能量,所以演正面角色的压力会更大,难度也更大,大家会觉得正确的道理大家都知道,反而是一些反派的表现容易让观众觉得有新鲜感。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在这个流量的时代,人气的变化是非常迅速的,前几年还当红的明星可能短时间内就过气了。你会有这种担心吗?

面对中国意志和香港民意,面对涉港国安立法不可逆转的事实,一些外国和境外势力在“贼喊捉贼”。对其妄语谰言,正义之声不受干扰,正义之举不会停步。他们喊得越响,说明涉港国安立法打得越准;他们越是抹黑,越是说明涉港国安立法有效管用。试图将相关工作污名化的人,一定会被立法后的香港新局面打脸。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你认为这次表演的最大难点在哪里?

王鸥:这个角色的性格很执着,同时又是高智商,但是演员却很难把这种抽象的东西外化地演出来。我们不像刑警一样有很多的动作戏,可以看起来很燃,而是大多数时间都在开会、分析、推理。

戏里在海外的部分我们有很多讲英文台词的地方,很多时候都是临时给台词,我们需要临时去背。凯凯英文真的很溜了,我的英文不怎么好,他有的时候会帮我,教我怎么样速记。有时候也会嘲笑我(笑),当我一句英文讲不利索,老是卡壳的时候他也会笑得不行。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即将步入不惑之年,你会有中年女演员的危机感吗?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这次在剧中你们俩有了更多的对手戏,而且有了感情线的发展。你怎样理解《猎狐》中的这对CP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