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电商狂奔“封杀”第三方剑指淘宝!

抖音断“外链”,剑指淘宝!

“没有永远的朋友,仅有永远的利益。”

迈向星辰大海,必要克服风浪。深空探测难度大、成功率低。“天问一号”将在国际上首次通过一次发射任务,实现火星环绕、着陆、巡视探测,需要解决航天器长期自主管理、火星制动捕获着陆、火星表面巡视、火星科学探测等一系列技术难题。

对主播和MCN机构来说,则少了很多可带的优质货物。抖音小店品质和数量要跟上节奏,还需要一个缓冲时间。但是对主播和机构来说,如何利用好抖音小店已有的资源,达到之前外链的效果,恐怕还有一定的难度。

这是一个流行跨界“打劫”的时代,不要低估敌人,更不要满足于自身现状。

深空探测风险难免。在“天问一号”奔向火星的漫漫旅途上,在中华民族探索星辰大海的浩然征途中,也许会有艰难险阻,也许会有曲折道路,但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对星辰大海的向往,没有什么能够撼动,我们探索星辰大海的决心和脚步。

村党委书记沈斌介绍说,江村正在加快文化礼堂、江村市集、研学民宿等项目的建设。2019年江村文化礼堂已改造完成,现已投入使用,已举办多场活动;今年4月,江村民宿联盟正式成立,提升乡村游、研学游的承载力,为“中国·江村”文化注入内涵和活力。

第一阶段:流量转化,为第三方平台带货。

然而,抖音此次“断链”之举,则表明了抖音有更大的野心。抖音不愿意为他人做嫁衣,想形成自有电商闭环。

抖音断“外链”,有人欢喜有人忧

中华民族对浩瀚星空的向往贯穿历史长河。早在春秋时期,火星就因形似荧荧之火、行踪捉摸不定而被称之为“荧惑”;战国时代,屈原更是向天发出“日月安属,列星安陈”的疑问。回望千年,再看今朝,“天问”启航既是对古代先贤的最好回应,更是对探索真理、不懈追求民族精神的历史传承。

第二阶段:自建小店,自有电商开始萌发。

商家、主播,都是这场竞争浪潮中的池鱼。

迈向星辰大海,现在正当其时。经过数十年的开拓创新,我国已经初步建立起探测火星等太阳系内天体的技术基础。从“长征五号”大推力运载火箭,到日益完善的深空测控网络,再到“嫦娥”系列探月任务积累起的探测经验和科研队伍,中国航天完全具备向更高远的目标发起冲击的实力。

步入2020,直播带货就像是春天的梨花,“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直播电商成为传统电商之外的新风口,淘宝、快手、抖音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抖音快手有流量,传统电商平台有商品和服务。当快手拥抱京东的时候,抖音和淘宝的关系也变得微妙起来。就在大家猜测双方是否会进一步合作时,抖音选择了更独立也更具风险的那条路。

因为就在8月25日,抖音还和淘宝达成新一轮年框合作。有媒体指出,此次合作总数额达百亿左右,远远高于去年,但这个数字并未得到淘宝和抖音确认。

在这场大变革中,商家和主播方,在短期内,无疑都是受到冲击的。

抖音做电商闭环的决心,是一步步逐渐明朗的,并非是冲动之举。

抖音电商成立不过3年,如今才进入加速时期。从内容流量平台到独立电商平台,这将是一个巨大的跨越。而抖音的电商之局,才刚刚拉开大幕。

值得注意的是,5月底,快手和京东已达成长期战略合作。自那之后,坊间纷纷猜测,淘宝和抖音会走得更近,共同抵御快手和京东。

对商家来说,抖音目前的电商环境并不算成熟。此前,可以通过淘宝外链,直达抖音直播。可如今,如果要继续做直播带货,就只能选择在抖音开店。但在任何一个新的平台开店,都意味着从零开始,运营、推广无不需要开创一套适合抖音的方案。

抖音的电商梦,进击的字节跳动

分分又合合,抖音和淘宝这对老“朋友”,终究是走到了利益分岔的路口。

回顾抖音的电商发展,一共经历了三个时期:

2019年起,抖音小店上线。跟第三方平台带货不同的是,抖音小店在抖音内部,不需要跳转其他平台,就可以直接购买。同年,抖音成立直播部门,直播带货渐渐在抖音兴起,并不断壮大。

8月26日,抖音官方发布两点关键消息,一是自9月6日起,第三方平台来源的商品直播分享链接,需要通过在抖音的巨量星图平台匹配带货达人。二是从10月9日起,抖音直播间将不再支持第三方平台来源的商品。

所以,抖音接下来要做的,一方面,是提高现有抖音小店的货物质量,用优质实惠的商品留住客户;另一方面,则是想办法提高服务质量,打造一个成熟的电商平台。同时,挖掘更多的大品牌,也是当务之急,只有更多的优质商品才能留住更多的用户。

费孝通一生26次造访开弦弓村,村里处处都留下了他调查研究的足迹。村民姚富坤没想到,自己24次参与接待费孝通访问的活动,耳濡目染之下从“被研究者”转变为“研究者”,能用社会学的调查方法著书言志,成了“农民教授”。

以上这些动作,皆是在为打造电商闭环做铺垫。

8月初,抖音先是对美妆类产品直播外链进行了规范,外链接需要先发布在抖音巨量星图平台。这可以看做是抖音断外链的第一步。

“80后”周春燕大学毕业后回村担任妇女主任,每天活跃在村里的大街小巷,为村民搞好服务。“90后”姚凌超大学毕业后回村开网店,将村里生产的针织衫销往全国各地,成为新生代偶像。这些年轻人正在为这个传统村庄注入新的活力。(完)

简单来说,就是9月、10月之后,淘宝、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的链接,无法进入抖音直播间。以上政策仅仅针对直播带货,短视频依旧可以搭载外链接。

江村的“足迹路”是当年费孝通经常走的村路。江村人沿着足迹走进村庄的昨天、今天与明天。一代又一代人讲述着属于自己的“江村故事”。

如今,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抖音依旧是一个短视频内容平台,购物依旧会偏向淘宝和京东。平台印象是需要积淀的,构建消费者的信任和消费习惯,也是需要相当一段时间。

作为太阳系中与地球最相似的行星“近邻”,火星仅是我们迈向星辰大海的第一站。在不远的未来,中国探测器还将驶向小行星带,取回宝贵的样品,近距离观测木星及其卫星,欣赏炫美的土星环,造访太阳系内的其他重要天体。“天问一号”的成功发射正是描绘这一宏伟蓝图的第一笔。

不过话说回来,困难都是暂时的。既然抖音下定决心做电商,而且用户量够大。并且经过几年的积累,用户的使用思维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教育。

从目前的消费反应来看,抖音小店的服务和产品品质有待提高。有人在网上爆料,购买体验并不好。

加收服务费,是为了倒逼主播推广抖音小店的商品,进而倒逼更多商家入驻抖音小店。用业内的话说,抖音之前做的每一步,都是在修筑“电商基建”。而如今,基建完成的差不多了,自己单干做电商闭环的时机也到了。

游戏、广告、电商,向来是互联网三大高收入业务。抖音、头条系虽然是流量大户,但依靠广告生存,也会有被人掐着脖子的一天。最终,进击的字节跳动还是选择了主动出击。

在年届七旬的姚富坤眼中,江村早已达到小康水平。村民有小别墅住,有汽车开,不愁吃穿,不少富裕起来的村民还在镇上买了房子。2019年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4万元人民币左右,“这还是相对保守的数字”,姚富坤说。

8月20日,抖音宣布,对于来源于第三方电商平台的商品,直播交易中将收取20%的平台服务费,而对于抖音小店的商品链接,仅收取5% 的平台服务费。此前,这两组数字分别为5%和1%。

平台间的竞争,总是免不了殃及池鱼。

江村,坐落于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七都镇,是苏南众多小村庄中的一个。这个小小的村庄面积只有4.5平方公里,人口不到3000人,却是中外学者了解和研究中国农村的窗口。

2020,字节跳动海外业务受挫,但是国内,依旧保持激进的扩张策略。从电商到教育,字节跳动卯足了劲,寻求业务上的突破。

风高浪急,是考验更是锻炼。通过实施这一任务,我国可以建立独立自主的深空探测体系,掌握深空探测共性技术,练就开展深空探测的工程能力,加深对行星演化等重大科学问题的理解,推动未来深空探测活动的可持续发展。

江村本名开弦弓村,弯弯的小清河穿村而过,如一张拉满的弓,村名由此而来。1936年7月,费孝通来到村里,围绕这个小村进行了两个月的调查,最终写成《中国农民的生活》(即《江村经济》)。从此,江村和社会学家费孝通一起名扬海内外。

2018年,抖音与淘宝合作,开放购物车、商品橱窗等功能。抖音达人以短视频方式带货,并且可以开自己的小店。这个时期的抖音,做的依旧是流量生意。第三方平台,也乐意让抖音这个巨大的流量池为平台导流。这一年,同出身于短视频的快手也开始尝试带货。

江村现在仍是学者研究中国农民生活的窗口。从1981年开弦弓村出现第一个调查基地至今,已有25个大专院校在这里设立实践调查基地。姚富坤每年接待的到访客人达上万人次。

而随着切断外链计划的实施,字节跳动的直播电商又要进入新征程了。

不过抖音此举,并不意味着彻底跟淘宝闹翻。

合作不会停止,但竞争无可避免地会愈加激烈。

早在2018年,抖音的电商梦就开始萌芽了。

从4月份6000万签下罗永浩,到6月份成立一级电商业务部门,再到7月底与苏宁易购达成深度合作,抖音的每一步,都在释放一个强烈的信号——电商业务正在成为抖音的布局重点。

第三阶段:激进出击,直播电商乘风破浪。

如今,距离费孝通最后一次访问江村近20年了,江村也蕴藏着新的变迁。例如在产业方面,近年来江村已形成化纤纺织、羊毛衫编织和水产养殖三大主导产业。又如,江村的农民已很少从事农业活动,他们把土地承包出去,每年收取租金。